【写封家书吧之故事篇】刘迅老人的家书段子

2017-07-14    来源:未知    编辑:侠客
刘迅老人展示乡信 刘迅老人在料理乡信 刘迅将样书赠与魏玉增师长西席 刘迅写给妻子的乡信 河北新闻网讯(记者孙磊)住在石家庄西三庄街的刘迅老人今年73岁,从中学时期,他就开

刘迅老人展示乡信

刘迅老人在料理乡信

刘迅将样书赠与魏玉增师长西席

刘迅写给妻子的乡信

河北新闻网讯(记者孙磊)住在石家庄西三庄街的刘迅老人今年73岁,从中学时期,他就开始和亲人、师长西席、朋友通信,直到今天。几十年中,仅仅是手写的书信就收到了上千封,他寄出去的书信数量更多。在这些书信中,刘迅老人感触最深的就是他的乡信,三位兄长一共给他写信55封。在所有人的来信中,最多的是他的启蒙师长西席魏玉增,从1969年4月至今,超过40年的时间,刘迅收到魏师长西席的来信五十余封。因为刘迅的母亲去世早,魏玉增师长西席对刘迅不绝悉心照顾,刘迅也把她看成母亲一样尊敬、爱戴。因此这些来信,刘迅也看成是乡信一样保存起来,他还计划将来结集出书,让更多的人相识他们的感人故事。

伯仲情

兄弟如伯仲,情感最深厚,刘迅老人和三位哥哥的感情更是云云。因为他们的父母去世早,兄弟四人相依为命。在相处的日子里,他们亲密无间;在分开的岁月中,他们经过历程书信来往,眷注有加。

1955年2月13日,这个日期刘迅至今依然记忆犹新,因为这是他收到第一封书信的时间,那时他还在上小学五年级。这封信来自他的二哥刘建华。刘迅说,在四兄弟中,刘建华最聪明,学习最好,思想最进步,结业后,在北京一所学校任教。三个哥哥一共给刘迅写来乡信55封,个中二哥来信13封。可不幸的是,二哥在29岁的时候因为意外离世,这些书信成为刘迅和二哥末了的情感寄托。

在刘迅的家中,记者看到了他珍藏的这些乡信。刘迅用厚厚的牛皮纸包了一层又一层,小心翼翼地从抽屉中拿出来,因为年代久远,许多信纸已经泛黄,但是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每一封信件的书写都十分工整、一丝不苟。这13封来信,最早的距今60年,末了一封至今也50年;还有一封1963年1月26日的来信,一共有9100多字,这是刘迅收到的书信中最长的一封信,非常名贵,他视若至宝。

“亲爱的弟弟”,在二哥给刘迅写来的13封乡信中,每一封都以这个称呼开头,让人读起来十分亲切。刘迅老人说,每次读二哥的乡信,心中都涌动着一股暖流。在这13封乡信中,每一篇措辞都非常中肯。作为兄长,二哥对刘迅谆谆教育、苦口婆心,告诫他要好好学习,艰苦奋斗;懂获得刘迅的一些真实设法主意后,二哥便鼓励他学好本领,长大年夜大成人后要做一个大年夜为国损躯的人,做一个投身社会主义的作育者,报效国家。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的通信中断了。刘迅无法收到二哥的来信,不知道二哥的情况怎样,心中非常焦虑,就给二哥所在的学校去了一封信,这才搞清楚原委。蓝本,二哥换了工作,调动到其余一家学校后掉落慎染病,很长一段时间卧床不起,因此自然也无法回信。后来恢复联系后,刘迅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二哥每次来信,总要给他寄10元钱的米饭钱,他一个月的收入才15元。无意有时因故不能寄信,二哥总要不才一封信中责备自己,这都让刘迅非常感动。

现在几位兄长已经离世,每当刘迅拿出这些乡信细细品读时,依稀回到了曩昔的时光,三位哥哥仿佛又坐到了他的目下,促膝长谈。

夫妇情

“亲爱的迅夫,见字如面”,在刘迅老人收藏的书信中,有一组书信老是以这样的称呼开头,毫无疑问,这些信的作者正是他的妻子文华。

刘迅1967年从当时地处天津的河北财经学院结业,1970年与文华完婚。二人婚后感情甜蜜,因为工作的缘故因由,二人时有分离,这时书信就是他们互相联系对方的最佳方法。刘迅老人年轻时浪漫温柔,他写给妻子的信充满了“花言巧言、卿卿我我”,刘迅老人说,可是数年前这些信件神不知鬼不觉地被羞涩的妻子收回,“灰飞烟灭”了。现在存留的只是走进家庭并且生儿育女后日常生活中传递信息的书信。

1980年,刘迅考上了当时湖北财经学院的研究生,学校位于武汉,夫妇二人只能暂时分离。在武汉读研的两年多时间中,刘迅每个月一定会给妻子写信,一共有28封信。轻轻翻看这些信件,每封无不泄漏出夫妇关爱之意、眷注之情。

刘迅印象最深的是,刚刚读研不久,妻子寄来乡信和米饭钱。当时他们的儿子6岁,在幼儿园,刚刚学会写字,他在信中也用潦草稚嫩的笔画写给父亲几句话,祝他学习进步。远在武汉的刘迅收到这封妻子、儿子配合写来的乡信,一时间幸福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这些年,他有来自女儿的8封信,来自儿子的7封信。女儿8岁的时候,给父亲写了第一封信,尽管才上小学一年级,可她的字写得非惯例整,刘迅也都保留至今,不时时地拿出来重温,他还展示给儿女和孙辈们看,看到这些年代久远的信件时,当年的时光仿佛又历历在目。现在孙女即将要上大年夜大学,刘迅有个私心,渴望孙女将来也能够用纸和笔给他写一封信。

师生情

刘迅老人说,一小我私家的发展过程,既离不开父母亲人的教诲,更离不开师长西席的教导。在刘迅的生平中,小学师长西席魏玉增对他的影响最大年夜大。从1969年4月至今,刘迅共收到了魏玉增师长西席的五十余封信。这些信中的口吻,像师长西席,更像母亲。刘迅说,魏师长西席是我最早的启蒙师长西席,而且待我如子,我也就把她看成母亲一样尊敬、爱戴,这些书信也是我的乡信。

不到10岁的时候,刘迅的父母已经先后因病离世。父亲去世的时候,刘迅已经记事儿了,那天,他和三哥像往常一样去上学。大年夜年迈和二哥在家照顾父亲,等他们赶回家的时候,父亲已经走了。从此兄弟四人无依无靠,乞讨为生,刘迅更是一边乞讨一边上学,冬天连一件棉衣都没有。这个时候,魏玉增师长西席发清楚清楚明了这个消瘦的男孩,知道了他家中发生的变故之后,就把他带到家里给他吃喝。在他的印象里,魏师长西席很年轻,生活朴素,身材瘦瘦小小,很爱笑,说起话来很温柔,同学们都很喜欢她。魏师长西席对同学们都不错,对他更是非分分外好,天天下学,他都到师长西席家跟师长西席的孩子们一起吃饭。“现在想起来,师长西席家的饭菜虽然简单,但是很鲜味,很好吃。”刘迅说,冬每景象冷,师长西席会给他织毛裤,生怕他冻着。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给他留一份。

魏师长西席的照顾让刘迅感想沾染到了家庭般的温暖,掉落去父母的他从心底里把魏师长西席看成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考上大年夜大学后,刘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魏师长西席写信。后来他辗转在天津、张家口、武汉、石家庄等地工作学习,没无意偶尔机见到魏师长西席,书信成了他们传递感情的唯一蹊径。无论是在修业的路上,照旧在工作当中,魏师长西席不绝像母亲一样鼓励他、支持他,一些话语刘迅至今还能随口说出来:“时代让我做什么角色,我就做什么角色,但是无论做什么角色,都不能改变我的情操,我到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人性的纯洁。社会上的一切污浊的坏习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等,我时时刻刻地警戒着,万万别迫害自己。”

至今,刘迅老人每年还要回一次景县老家,每次回去一定要探望魏玉增师长西席。在今年魏玉增师长西席95岁生日那天,刘迅去探望师长西席,手里还拿着一份特殊的礼物——一本样书。这本书把他和家人、师长西席、朋友几十年的书信全部收集起来,刘迅还打算将来要结集出版。他说,这些珍藏的信件,每每翻阅,来信者昔日的音容笑脸浮现眼前目今,时时重温,封封信函所散发出清新的暗喷喷鼻,回味无穷、沁夷易近心扉。

1
3